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纹龙】(第二部)(正文)(101-150)作者:wtw1974
字数:16095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第101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3)

  两个录像中,珺梅和父亲的身影都静止了,珺梅静止在了床上,父亲静止在了珺梅的房门前。过了好一会,父亲叹了一口气,慢慢的走回自己的卧室当中。正坐在床上紧张的珺梅,听见父亲的脚步声渐行渐远,慢慢的消失,她突然松了一口气,那种表情有庆幸、放松,但还带着一丝失望,那种表情是那么的复杂,让人无法捉摸。

  听到父亲卧室的关门声,珺梅慢慢的躺回了自己的床上。白颖明把另一个注意力从客厅转移到了父亲的卧室,珺梅和父亲都静静的躺在自己各自的床上,但是两个人仿佛都无法安然入睡,都在自己的床上辗转反侧。父亲白老大躺在自己的床上,数次坐起,低头思考一会后,又数次重新躺下。而珺梅在床上来回的翻身,似乎怎么睡也睡不着,一切仿佛预示着今晚对于二人都是不眠之夜。

  正在白颖明等的有些耐烦,准备把视频时间快进的时候,他看到珺梅突然睁开眼睛,把自己的双手慢慢的伸进自己的睡裙中,一只手揉着自己的乳房,另一手伸到下面去自摸,她在给自己自慰。与此同时,父亲白老大也从床上坐了起来,退下自己的睡裤内裤,露出粗大的阴茎开始撸动手淫。看到这里,白颖明知道两个人各自的性欲望又燃起来了,同时他不得不苦笑,两人真的是心有灵犀,竟然像事先约好的一样同时自慰手淫。时间一点点的过着,两个人一个自慰,一个手淫,不知道此时他们在手淫自慰的时候,是不是都想念着对方呢?过了好一会,或许酒精能够麻痹人的身体感官,父亲手淫了很久也没有射出来,他眼中闪过了一丝郁闷,与此同时,珺梅自慰也没有达到高潮,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气。

  或许是欲火被挑了起来而又无法发泄,父亲提上自己的睡裤内裤后,慢慢的站了起来,他沉默了许久,慢慢的他打开了自己的房门,走进了客厅。卧室中的珺梅突然听到了父亲卧室房门被打开的声音,正在自慰的双手突然停了下来,只是双手还放在各自的位置,珺梅睁开双眼保持的自慰的姿势一动不动。随着父亲的脚步声离着自己的房门越来越近,珺梅的脸上露出了惊慌失措的表情。她赶紧把双手从乳房和下体拿了出来,之后紧紧抓住床单,床单被她紧紧的抓成了一团,由此可见她紧张到了什么程度,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渴望和害怕,或许这珺梅此时的这种心思就叫欲拒还应吧。慢慢的,父亲的脚步声停在了珺梅的门口,珺梅赶紧松开紧抓床单的双手,慌乱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睡裙,把身体转向床里,并保持侧躺的姿势,闭上双眼装睡。珺梅装睡的样子很安静,只是她此时紧握的双手,显示出她内心的不平静。

  父亲在门口脱了自己的睡衣和内裤后,赤身裸体打开了珺梅的房门。在听到房门被打开的时候,珺梅的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,珺梅紧咬自己的下唇,白颖明知道此时的她已经紧张到了极限。只是她并没有睁眼起身去质问父亲,而是紧闭双眼还在装睡。

  白颖明赶紧把客厅和父亲卧室的录像全部关闭,只留下珺梅卧室的录像,他要把全部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这段录像上,看着父亲进入卧室后,赤裸着身体站在珺梅床边,用充满欲望的双眼安静的欣赏珺梅性感丰满的娇躯的时候,他的双手也紧握了起来,紧紧拄着床单支撑着他颤抖越来越厉害的身体。他相信他此刻内心的紧张激动程度,一定不会比录像中的两人少。录像中,父亲的阴茎开始渐渐的勃起向上弯曲,就像慢慢升起的一面旗帜。白颖明知道他刚刚没有发泄出去的性欲越来越强烈,只是他此刻也非常紧张和犹豫,他在决定是不是要对珺梅下手,该如何的下手。录像中的卧室还有他所在酒店的房间,一切都陷入了安静……

  都说暴雨之前是宁静的,或许此时的宁静就预示着暴风雨就要来临了。
  录像还在继续播放着,站在珺梅床前良久的父亲,此刻越来越激动,白颖明发现他此刻眼神中的欲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,像狼一样闪着绿光。慢慢的,父亲动了起来,他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,目标就是珺梅侧身而凸显出来的肥臀。父亲的手伸的很慢,正当他以为父亲还会像上次纠结和挣扎的时候,父亲的双手已经触碰到了珺梅的臀部,触碰的是那么的义无反顾。

  父亲白老大碰到珺梅臀部的时候,眼中闪过了一丝满足,珺梅臀部的软嫩似乎让他感觉到很舒服,胯下的阴茎更是猛的向上一翘,由此可见紧紧抚摸珺梅的臀部就带给父亲极大的刺激。在父亲触碰到珺梅臀部的时刻,装睡中的珺梅嘴唇紧紧的一抿,只是她此刻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颤抖,以免被父亲发觉。

  父亲面露陶醉的抚摸着珺梅的翘臀,像是在爱抚一件自己心爱的宝贝。时间一点点的过着,父亲抚摸的是那么的轻柔。抚摸了一会后,父亲睁开眼睛偷偷看了珺梅一眼,发现珺梅还闭着眼睛。似乎不满足隔着睡裙抚摸,父亲慢慢停止了抚摸的动作,用颤颤巍巍的手慢慢的掀起了珺梅下方的睡裙,父亲的动作很慢。
  由于珺梅的睡裙下方很肥大,所以父亲在掀起睡裙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的阻隔。

  录像中的父亲慢慢的掀起珺梅的睡裙,就像一个新婚的丈夫慢慢掀起自己新娘头上的红盖头。终于,父亲把珺梅的睡裙掀到了腰部,露出了珺梅雪白的肥臀和粉色的花边内裤。珺梅翘臀在月光的照射下,显得那么的雪白、晶莹剔透。此时看到珺梅臀部的父亲,激动的嘴唇开始颤抖,父亲激动的用双手重新抚摸上珺梅的翘臀,这次的抚摸没有睡裙的阻隔,双手和臀部直接触碰到了一起。这次抚摸的速度很快,由于可见父亲是多么的迫不及待。

  珺梅紧紧的咬着下唇,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皮时而紧闭时而放松。父亲还在抚摸着,是那么的轻柔,就像一个丈夫爱抚着自己心爱的妻子。父亲是第一次真正摸到珺梅的身体,此刻他的欲望再次攀升。

  似乎抚摸无法让父亲感到满足,在他内心极为火热的注视下,父亲开始把腰弯下。随着父亲的腰慢慢的弯下,父亲那翘起的粗大阴茎也离自己的腹部越来越近。当父亲弯腰到一定极限的时候,父亲那鸡蛋大小的龟头终于顶到了自己的腹部……父亲把脸接近了珺梅的雪臀,贪婪的闻嗅着珺梅雪臀发出的体香,他闻嗅的表情是那么的迷醉,此时他的脸里珺梅的阴道口也越来越近。在闻嗅了一会后,父亲伸出自己的舌头,开始在珺梅的雪臀上舔弄了起来。父亲那红色的舌头开始在珺梅的雪臀上打着圈画着圆,仿佛是在品尝世上最美的美味。

  父亲在品尝雪臀的时候,珺梅此刻紧握的双手,由于握的太紧,手上的青筋都显露了出来,但是珺梅还是紧闭双眼装睡,丝毫没有拒绝父亲起身的迹象。父亲用舌头舔弄了一会珺梅之后,开始用嘴在珺梅的雪臀上亲吻,「滋滋……」偶尔在用舌头舔弄几下。同时,父亲的双手也抚摸上了珺梅的雪臀。父亲在珺梅的屁股上又亲又摸,那种享受已经让他痴迷到了顶点。

  舔弄抚摸了一会后,父亲停止了所有动作,开始把目光投向了珺梅双腿中间的位置上。由于珺梅此时侧身屈膝,所以珺梅的肉缝已经在内裤中凸显了出来,阴唇凸显出来了轮廓,就像是两座小山峰,而且从内裤的边上,还露出了几根细细卷卷的阴毛。父亲看着珺梅内裤下的阴唇,眼神就像看见了世上最美丽的东西。
  在欣赏了一会后,父亲猛的接近珺梅的阴唇,开始闻嗅着珺梅的肉缝,他身下的阴茎也已经勃起到了极限,随着他闻嗅的动作一颤一颤。父亲闻嗅了一会后,开伸出舌头隔着内裤开始舔弄珺梅的阴唇,同时双手又重新抚摸着珺梅的两瓣雪臀。此时的珺梅,阴唇猛的被公公袭击,那种下体被舔弄的刺激,让她的头部猛的向上一扬,脸上露出痛苦并带着快乐的神情。还好,珺梅的动作不大,正在品尝着珺梅阴唇的父亲没有察觉。

  父亲还在舔弄着珺梅的阴唇,此时白颖明发现父亲鸡蛋大小的龟头上开始冒出了液体,他知道,那是男人阴茎里冒出的粘液,可以在插入女人阴道的时候起到润滑的作用。他知道,此时父亲的阴茎已经做好了插入女人阴道的准备。
  珺梅躺在了床边位置,所以父亲不需要上床就可以完全触碰珺梅的身体。父亲的品尝还在继续,慢慢的珺梅的阴唇位置的内裤湿了一片,珺梅的花边内裤本来就是蕾丝的,被液体润湿的情况下,内裤已经变得透明了。

  第102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4)

  珺梅那黑黑的阴毛还有粉红色的阴唇完全的显露了出来。或许是他和珺梅做爱次数太少的原因,珺梅的阴唇还像少女一样是粉红色的。

  珺梅阴唇位置的内裤湿踏踏的,上面的液体不知道是父亲的唾液还是流出的淫水,或许两者都有吧,但是白颖明相信此时妻子珺梅欲望一定是快达到了巅峰。父亲品尝抚摸了一会后,慢慢的站直了身体。白颖明看向珺梅的脸,珺梅此刻紧闭双眼。由于父亲年迈,视力不是很好,有的时候要看清楚东西的时候,需要带老花镜。所以在月光下,他可以看清珺梅的表情,父亲却未必可以。

  父亲的目光从珺梅的脸部向下,停留在了珺梅丰满坚挺的双乳上,由于珺梅侧躺,从珺梅肩膀和腋窝处露出雪白的测胸,与雪白的翘臀争相呼应。父亲的目光继续向下是珺梅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,再向下就是珺梅已经露出的雪白翘臀,珺梅此时在父亲的眼里就是一件让人赏心悦目的艺术品。

  白颖明想,此时的父亲也一定知道珺梅此刻没有睡着,因为珺梅喝的并不多,还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。想到这里,父亲已经明白珺梅是故意装睡不醒,这在父亲眼里无疑变成了一种默认和纵容。父亲的龟头还在涌出晶莹的粘液,他的阴茎再向他传递着赶紧和异性交合的信息。

  深吸一口气,父亲站在床边把龟头渐渐的接近珺梅的阴唇,由于他卧室的床比较高,父亲只需要微蜷着双腿就可以用阴茎够到珺梅的阴道。父亲的阴道离珺梅的阴道口越来越近,他全身的精神也被提升到了极限,「别插入,别插入。」白颖明伸出双手碰着电脑屏幕,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,但他知道那一切都是徒劳的。虽然一直盼望着发生,但是真要发生的时候,才发现自己无法像想象中那样的淡定。

  当父亲的龟头触碰到妻子珺梅阴道口的时候,珺梅似乎察觉到了,她的脸开始微微有点扭曲和挣扎。父亲的龟头和妻子珺梅的阴道口隔着内裤触碰到了一起,只要在掀开珺梅胯间的那两厘米宽的内裤带,父亲就可以插进珺梅的阴道完成两个人的合体。

  父亲把手慢慢的放到了珺梅胯部的内裤带上,用手勾住内裤带准备慢慢的把它拨到一边,同时父亲的腰部和腿部已经开始蓄力,做好了用力向前插的准备。
  可就在父亲勾住妻子珺梅的内裤带正要拨动的时候,正在装睡的珺梅猛的睁开双眼,迅速的起身拨开父亲正要拨开内裤带的手,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惊叫:「不要。」

  正在电脑前看的入神的白颖明,被珺梅的这声「不要」惊了一下,录像中的父亲也被珺梅的这声惊叫吓了一跳。视频中的父亲和电脑旁的他,都被吓得呆住了。

  录像中,由于珺梅的突然醒来和惊叫,父亲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,他的阴茎还紧紧的抵在了隔着内裤的珺梅阴道口。坐起来后的珺梅,面露恐慌,眼睛死死的盯着父亲大口的喘着粗气,身体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恐惧微微的颤抖。这时候的父亲,也傻傻的看着珺梅,面露尴尬,冷汗从父亲的额头上滴了下来。画面中的一切仿佛都静止了,只有珺梅深深的喘息声和父亲一点点滴下的汗水,时间静止了好久。

  「为什么?」珺梅突然的低下头,弱弱的问着父亲。

  「对不起。」父亲也被珺梅的这声询问从紧张中拉回了现实,脸上挣扎犹豫了很久,父亲只回答了这短短的三个字。

  「其实我……」父亲闭上眼睛似乎欲言又止。两人又安静了很久,父亲仍然挺着阴茎站在地上,珺梅由于从床上坐了起来,阴道口已经离开了父亲龟头的接触。

  珺梅抬起头看着父亲,似乎等待着父亲的下文。她眼中的恐惧渐渐的散去,只留下了欲望和疑问,或许她也和白颖明一样,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这么主动和大胆。

  「其实我……我那晚没有……熟睡,我感受到了……发生的一切。」父亲突然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话,可是仅仅的一句话就把珺梅惊讶的目瞪口呆。

  「爸,你说的什么意思?我……听不懂。」珺梅似乎不确定父亲说的是不是那晚进入他房间的事情,所以还想继续的辩解,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她似乎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。

  「你进入我房间,手淫自慰的那晚,中途我醒了过来,我看到了一切。」父亲似乎从尴尬中缓解了过来,语气顺畅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,同时坚定的把头抬了起来,目光灼灼的看着珺梅。

  自己担心的事情被突然证实,珺梅突然脸色羞红,连雪白的脖颈都红了起来。
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珺梅突然结巴了起来,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父亲的话语,不知所措起来。

  「珺梅,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只希望你不要怪我。其实我也考虑了很久,我不否认,我很喜欢你,至少很迷恋你的身体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你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我的心神,我喜欢看你欢笑的样子,但是我知道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,这是禁忌,是无法原谅的作为。我一直把这种心思放在自己的内心深处,不敢表现出来,我原打算把这种心思永远藏在心里,如果实在有忍不住的那一天,我就离开这个家,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破坏这个和谐美满的家。」父亲看着珺梅惊慌失措的样子,似乎由于自己的一切都被发现,父亲开始破罐子破摔的倾诉起来。父亲毕竟是个见多识广的江湖人,一张嘴就是内心的大实话。看着珺梅瞪着眼睛静静的倾听,父亲放开了自己的心结,继续的叙述。

  「其实咱们家的房间隔音效果不是很好,我因为年龄的原因,睡觉也比较轻,有一点声音就会惊醒。在颖明得病之前,每晚你俩过夫妻生活,我都能听的清清楚楚。虽然不应该,但我毕竟是个性欲正常的男人。在你俩做爱的时候,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自慰,你婆婆去世之后,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满足自己的性欲。」听到这里,珺梅瞪大的眼睛渐渐的小了下来,眼神中多了一丝柔和,父亲的话被她渐渐的接受和理解了。看着珺梅渐渐柔和的眼神,父亲叹了一口气继续的叙说。
  「可是自从颖明得病之后,我发现你俩几乎没有在发生性生活,这种情况维持了好久。为此我特意咨询了一些医生,医生说颖明因为得病,严重损伤了性功能,所以……这个时候我才知道,你俩已经不能有正常的性生活了。可是仅仅这些,我还是没有其他的想法,只能默默的注视着你,小心的照看孩子维护这个家。可是自从那晚酒醉后,你在我的身上……我知道了你的欲望无处发泄,甚至发泄到了我身上。那个时候,我想到的不是兴奋,第一感觉却是担心和害怕。我知道,女人三十岁是性欲渐渐旺盛的时候,而颖明却不能满足你,我怕你会受不了欲望的折磨而……出轨。对不起,我不该去这么的怀疑和诋毁你。但是这种事情在现实中数不胜数,我不得不去担心。如果你做出了出轨的事情,再被颖明知道的话,咱们这个家可就真的保不住了,这是我最担心的。我内心里只希望你、颖明还有敏敏能够幸福,家里的一切能和谐美满。我爱这个家,我爱颖明、爱敏敏,爱你,爱这个家里所有的一切。」父亲还在默默的叙说着,听听公公发自肺腑的述说,呆呆坐在床上的珺梅眼中渐渐的出现了水雾,她同样感受到了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多么的真诚。

  「从那晚你进入我房间后,我每天都在想这些事情,不可否认,我心里很满足,也很渴望下一次,但是我却不能迈出那罪恶的一步。可是想到你俩的事情,我真的是担心的夜不能寐。我想着,如果我能满足你的性欲,让你得到渴望得到的一切,你就不会出去找外人,就不会做出让这个家庭陷入危机的事情。虽然咱俩发生……会犯禁忌,但是我和你毕竟没有血缘关系。你和别人去做,别人很可能会泄露出去,而我去满足你,我却不会说出来,我即使死也得把这些秘密带进棺材里,所以我认为这是最安全和能现实解决问题的办法。虽然这个办法有点自欺欺人,我不否认,在为你俩和这个家考虑的时候,我也考虑到了自己的私欲,我太想和你……珺梅,希望你能相信我所说的话。千万要经起诱惑,不要和外面的男人……唉,或许是我的担心太多余了。」父亲白老大抬起了头,这个时候白颖明才发现,不知什么时候,父亲已经老泪枞横,虽然他今晚的事情确实有点过,可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,他的另一个用意无非是为了儿子和儿媳还有这个温暖和谐的家。说出自己的内心话,再想到今晚所做的一切,渐渐清醒的他开始深深的愧疚和懊悔。

  第103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5)

  珺梅也渐渐的留下了眼泪,她泪眼朦胧的和父亲对望,只是她一言不发。两人的内心都在激烈的动摇着,画面又再一次陷入了静止,过了良久。

  「对不起,珺梅,我不指望你能原谅我这个公公,只希望你能原谅我今晚所做的一切,就当今晚什么也没有发生吧。你在我心里还是我的好儿媳,好女儿。我也还是你的公公和父亲,至少别让颖明知道。如果你实在不再愿意看到我,我就回农村乡下或者我出去找个夜晚打更供吃供住的工作。」父亲白老大用双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,他身下的阴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的软了下去。珺梅还在泪流满面的看着父亲,不知道她此时的内心想着什么。整个过程都是父亲在倾诉,珺梅在默默的倾听,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静和谐……

  「睡吧,醒来之后一切都忘记了。」说完这句话,父亲白老大突然让自己挤出了一丝勉强的微笑,他默默的转过身子,背影瞬间苍老了好多。父亲挪动脚步开始往卧室门口走去,可是他刚走了两步,就发现自己走不动了,因为坐在床上的珺梅突然牵住了父亲的手……

  父亲将要离开的身躯被珺梅轻轻的拉住,被拉住的父亲停下了脚步,身体僵在了那里。画面再次陷入了宁静,两个人保持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,过了许久,父亲慢慢的转过身子看向珺梅,眼神中充满了疑惑。此刻的珺梅用手用力的拉住了父亲的手,眼神水雾弥漫,显得楚楚动人,像一个伤心的泪美人,父亲看到珺梅的这个样子,不由得有些呆住了。

  珺梅轻轻的拽着手,一点点的把正处在疑惑中的父亲重新拉回了床边。此刻的父亲吊着他已经软下的阴茎傻傻的站着床边,似乎在等待着珺梅为他解惑。父亲走到身边后,珺梅牵着父亲的手低下了头,或许刚刚是她的本能反应,反应过后她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去和父亲交流。沉思了良久,珺梅又重新抬起了头,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的清泪。

  「爸,虽然今天的事情有些……但我还是对你说声谢谢,谢谢你为了我和颖明操了这么多心,你的勤劳和付出我和颖明放在了眼里。你说的没错,颖明的那方面确实不行了,我也很需要,但是我却从没有想过去出轨、去找别的男人。那个夜晚,其实真的是个意外,我……爸,你为了颖明、我还有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,我俩从来没有回报给你什么,我可以为你……只是我要为颖明保留住那份清白,除了插入,我可以用别的办法去满足你晚年的欲望,以后不要手淫了,很伤身体。如果实在有需要,只要颖明不在的时候,我可以帮你。」说到最后,珺梅的呻吟渐渐的减弱,耳根通红,娇羞的低下了头去。

  「希望爸你不要多想,不要认为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就好了。」珺梅把头低的更低了,另一手轻轻的捻着自己的裙角,那羞答答的样子简直美到了极点。
  听到珺梅的话语,父亲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,也露出了一丝渴望和挣扎,还带着一分惊喜。父亲思考了一会,还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似乎清醒后的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内心的那关。

  「珺梅,我……」父亲白老大刚要说话拒绝珺梅的好意,只是刚说话就被珺梅用另一手堵住了嘴,珺梅纤细的手指摒在一起,轻轻的挡在父亲的嘴唇上。父亲由于嘴被堵住,只能眨着眼睛看着珺梅,珺梅慢慢把头低下,沉思一会又重新抬起头。在父亲的目光注视下,把手伸向父亲的已经软下去的阴茎,当手触碰到父亲阴茎的时候,父亲的身体猛地一抖,腰部本能反应般的往后退,想把阴茎从珺梅的手里抽出来,只是刚有动作,父亲又停了下来,似乎他不想放弃珺梅赐予他的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
  珺梅抓住父亲的阴茎后,开始娇羞的为父亲撸动,撸动的是那么的温柔。父亲站在床边被珺梅撸动着阴茎,似乎彼此清醒相对,他还是有点尴尬,怎么撸动父亲的阴茎都没有硬起来。父亲的双手垂在两侧,不知道放在哪儿好,那纠结的样子让白颖明忍不住想笑。珺梅由于是弯着腰为父亲手淫,所以领口大开,那洁白的乳房和深深的沟壑暴露在父亲的面前,父亲突然没有了那丝尴尬,开始用色迷迷的目光紧盯着珺梅露出的双乳。正在为父亲手淫的珺梅也发现了父亲的目光,也注意到了自己的走光,但是她除了脸更红了一点之外,没有其他任何动作,任由父亲从领口去欣赏那丰满坚挺的34D巨乳。

  慢慢的,父亲白老大的阴茎在珺梅的手中渐渐的勃起,并重新勃起到了20公分的长度。再一次看到父亲粗壮的阴茎,珺梅眼中的欲火再一次被点燃,她看着阴茎的眼神透露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握着父亲阴茎的手随着娇躯开始颤抖。两个人的情欲一点点的攀升,似乎马上要到了不可控制的程度。父亲的龟头又重新涌出了晶莹的粘液,把珺梅的手沾湿,散发出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珺梅的双眼渐渐的出现了迷离。

  手淫了一会,父亲还远远没有到射精的程度,珺梅也远远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。慢慢的,珺梅停止了撸动,并松开了握着父亲阴茎的手。珺梅考虑了一会后,看着父亲已经勃起的巨大阴茎,她银牙一咬,慢慢的转过身子,重新测躺在了床上。父亲看到珺梅的动作,感到有点疑惑,但是现在毕竟是珺梅主动,所以父亲静静的等待珺梅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珺梅侧躺下之后,把脸重新面向了床里,恢复到了父亲刚进卧室时候的姿势。
  接下来,珺梅把自己的睡裙重新的拉起来,慢慢的拉倒自己的腰部位置,唯一不同的是,这次的睡裙是由珺梅自己拉起来的。慢慢的,珺梅洁白的雪臀和粉色花边内裤重新露了出来,父亲看着这一切,眼中的欲火慢慢的旺了起来。把睡裙拉倒了腰部之后,珺梅把自己的手从前面伸到了自己的内裤之中,从在内裤中手的动作来看,珺梅在自己的阴道口扣挖着什么。白颖明以为妻子珺梅把父亲晾在一边在给自己自慰,可是珺梅扣挖了一会之后,重新把手从内裤拿了出来,白颖明看到此时珺梅的手上沾满了自己阴道分泌出的淫液,在月光的照耀下,散发着和父亲龟头粘液一样晶莹的光泽。

  珺梅把手从内裤拿出来后,把沾满淫液的手慢慢的伸到了那修长双腿,最后到达自己大腿根部的位置,伸到大腿根部后,那沾满淫液的手开始在大腿根的内侧涂抹了起来,涂抹均匀后,珺梅又把手伸进内裤去扣挖自己的阴道,扣挖后再把扣挖出的淫液涂抹在大腿的内侧。这样反复几次后,珺梅修长的美腿中间粘上了淫液。

  珺梅完成这些淫液的涂抹后,回头看向父亲,之后在父亲不解的目光中,把手重新伸向了父亲的阴茎。抓住父亲的阴茎后,珺梅侧躺着分开自己的双腿,慢慢的把父亲的阴茎放到了自己双腿中间沾满淫液的位置。之后慢慢的合紧自己的双腿,慢慢的把父亲粗长的阴茎夹在了双腿中间。

  当珺梅的大腿夹住父亲阴茎的时候,父亲白老大的身体猛地一抖,脸上露出了一种惊喜和了然。白颖明相信父亲此时已经明白了珺梅的意思,他平复了自己内心的紧张和激动后,父亲开始意会的在珺梅的双腿间抽动了起来。慢慢的,父亲龟头分泌出的粘液也渐渐的被阴茎涂抹在了珺梅的双腿中间,和珺梅刚刚用手涂抹上去的淫液混在了一起。

  由于有了爱液和粘液的润滑,再加上珺梅双腿的性感和柔嫩,父亲的阴茎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刺激和快感,那种感觉虽然无法和插入阴道相比,但是要比用手撸动刺激多了。父亲开始无师自通的抽送了起来,双手也在珺梅的雪臀上不断的揉捏起来。珺梅那雪白的两片臀瓣在父亲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。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情况,看着他俩现在的样子,任谁都会认为他俩正在插入阴道交媾,而实际只是珺梅在为父亲腿交罢了。

  父亲白老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开始深深的喘着粗气。父亲抽送的阴茎由于在珺梅的大腿根部,来回抽送的时候,阴茎的茎身不断隔着内裤摩擦着珺梅的阴道口,珺梅也感受了到那种性刺激,慢慢的珺梅的情欲也爆发了出来,随着父亲的动作,珺梅的呼吸也渐渐的越来越急促。此时的录像中,响起了两人深深的喘息声。父亲不断抽送的胯部,一下一下的撞击着珺梅雪白的臀部,发出「啪啪啪」的肉体撞击声,而且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和清脆。

  正在抽送中的父亲,性欲越来越高,在抽送一会后,他原本放在珺梅臀部的双手渐渐的抬了起来,慢慢的伸向珺梅的胸前,目标正是那随着珺梅身体的前后摇摆而不断摇晃的34D丰乳……

  第104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6)

  珺梅此刻正微眯的双眼看着床单,静静的享受着父亲阴茎摩擦所带来的快感。父亲的双手还在试探着向前伸着,同时他的腰部也没有停止,继续的抽送着。
  或许是父亲伸向珺梅乳房的双手在月光的反射下留下了影子,珺梅看到了床单上有一双黑影不断的向自己的靠近。

  珺梅瞬间睁大了眼睛回过头来,一下子就看到了正在伸向自己胸部的「黑手」。珺梅愣了一愣,就在父亲的手马上要抓到珺梅乳房的时候,珺梅一下子抓住了父亲的手。父亲那双充满欲望的双手被珺梅一下子抓住阻挡,父亲迷离的双眼瞬间清醒了一些,疑惑的看着珺梅,抽送的动作也随之停止了。

  父亲和珺梅彼此抓着对方的手对望着,画面再一次陷入了平静。过了十几秒钟后,珺梅微撅着红唇对父亲轻轻的摇了摇头,那种意思很明显,不让父亲去碰她的乳房。

  「爸,请不要碰我的上半身,不知道为什么,除了颖明和儿子,我不愿意让任何人触碰我的上半身。所以……请让我减少一些负罪感,也让我多保留一些内心的……尊严!」看到父亲疑惑的眼神,珺梅轻轻的解释道,虽然话语音量很轻,但是语气很坚决。听到这里,父亲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。

  「不过,我的下半身,除了插入,你可以随意……」或许是看到了父亲失望的眼神,珺梅又给了父亲一个安慰。

  听到了珺梅的后一段话,父亲眼中的失望减淡了一些。他默默的抽回了自己的双手,把双手重新放到了珺梅的两瓣雪臀上。看到父亲收回了手,珺梅微微的松了一口气,重新把头转向了床里的位置。

  父亲站在那里深吸了一口气,之后腰部发力,「啪啪啪」,父亲又开始在珺梅的双腿间抽送了起来。或许是珺梅刚刚的拒绝让父亲微微不满,父亲这次的抽送力量和幅度很大,似乎在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,也是对珺梅拒绝他触碰乳房的「报复」。「啪啪啪啪啪啪」,肉体的撞击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脆,听起来就像一个人在被抽耳光。随着抽送力量和速度的加大,父亲的龟头和茎身摩擦珺梅阴道口的速度和程度越来越大,偶尔父亲的龟头会浅浅的划过珺梅的阴道口,带给了珺梅无与伦比的刺激。

  「嗯嗯嗯嗯……」下体被父亲抽送带来的强烈刺激,让珺梅终于忍不住发出了悦耳的呻吟声,紧咬下唇的嘴终于张开,发出了和丈夫以外的另一个人的叫床声。父亲的速度越来越快,力量越来越大,此时父亲和珺梅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汗水,珺梅额前的刘海因为出汗,紧紧的黏在额头上。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」珺梅的叫床声和父亲的喘息声越来越大,床被两人激烈的动作摇晃出「咯吱咯吱」的声音,一切的声音组成了一首性爱的「交响曲」,让坐在电脑前观看的他一柱擎天,涨的发疼发酸。

  「交响曲」还在继续,两个人的速度越来越快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父亲的动作已经到了发狂的程度,因为猛烈的撞击,珺梅的臀部被父亲的胯部拍打的隐隐发红。又过了几分钟后,父亲速度突然停了下来,趋于平静,但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。最终,父亲抓住珺梅的雪臀,把珺梅雪白的臀肉紧紧的捏成一团,长满白发的头部高高扬起,嘴巴和眼睛长得大大的,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。父亲的表情与刚才不同,此时显得有些狰狞,似乎他达到了身体感官的顶点。此时,父亲阴茎下方的卵蛋开始猛烈的极速收缩,仿佛在把里面所存的东西拼命的积压出去。他知道,父亲射精了,他把浓浓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进了珺梅的双腿之间……

  「啊……」与此同时,由于父亲射出浓浓精液所带来的温暖刺激,珺梅扬起头部,把长发猛烈甩起,张开那两张性感红唇,从红唇中发出了代表高潮的淫叫。父亲和珺梅的身体一动一动的颤抖着,颤抖的频率貌似取决于父亲射精的频率。他看到,父亲的精液慢慢的从珺梅双腿的前方位置慢慢涌出,沾满了珺梅的双腿,同时珺梅的内裤上包括阴道口都沾满了浓浓的精液。虽然有内裤阻隔,但是他相信珺梅的阴唇一定或多或少的被父亲的精液包裹洗礼。

  精液越涌越多,慢慢的从珺梅的大腿上滑落,流到了他俩那翠绿色的床单上,他现在感觉他的头上好像带了一定帽子,帽子的颜色和那床单一模一样……两个人的姿势静止了很久,只有那静静流淌的精液代表着时间还在继续着。终于射完了精液,父亲最后轻轻在珺梅的屁股上爱恋不舍的摸了几下后,慢慢的把腰部后退,从珺梅的双腿间拔出了半硬半软的阴茎。由于被精液和珺梅爱液的润湿,父亲的阴茎在月光的照耀下,散发着晶莹的反光,就像一把锋利的「匕首」。阴茎被拔出后,一晃一弹的在父亲的胯下摇晃着,那些反光也一下下的从电脑屏幕里晃着他的眼睛。

  高潮过后,珺梅平复了下自己颤抖的身体,慢慢的从床头柜里抽出了几张纸巾。那些纸巾原本是为他和珺梅性爱后擦拭准备的,没想到有一天父亲还能用到它们。珺梅抽出纸巾后,把一些纸巾放在了自己的下体,仿佛是想堵住那些还在双腿间渐渐流淌的精液。另一手拿着纸巾递到了父亲身前,那个样子就像一个妻子在服侍自己的丈夫。

  父亲呆呆的接过了纸巾后,没有去擦拭自己的阴茎,而是流露出了深深的愧疚,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「爸,我们……不要想太多,我们没有真正的做爱,所以你不要太有愧疚感,就当是做儿媳的替你解决一下性欲望,只要不让颖明知道,我们这么做……对于这个家来说……还是有好的一面,不是么?所以……回去擦擦睡吧,很晚了。」珺梅看着父亲那愧疚不知所措的样子,突然找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去转移父亲的注意力。此时珺梅的脸上带着满足,和父亲一样也带着愧疚,虽然她在安慰着父亲,但同时,她何尝也不是再安慰自己。

  「谢谢你,珺梅,你是一个好女人……我想此时我们都该安静一下。」父亲喃喃的说着,说道最后,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语言,也不了解此时自己的内心,最后叹了一口气,慢慢的转身。

  父亲手攥着珺梅给他的纸巾,慢慢的走出房间。这个时候,珺梅用纸巾捂着自己的下半身一直坐在床上,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听到父亲离去的脚步声,珺梅把目光看向自己的下半身,又看向已经流满精液的床单,珺梅露出了一丝苦笑,同时眼中溅起了水雾。叹了一口气,珺梅用另一手擦了擦眼角的清泪,慢慢的下床,用纸巾堵着自己的下半身,打开房门,一点点的迈着碎步向浴室走去……
  看完到这里,白颖明把录像静止了。他点燃了一支烟,开始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  父亲和珺梅没有真正的发生关系,最多算是腿交罢了。了解了事情的真相,在他有些失望的同时,心里还有着一丝的庆幸,同时也为珺梅最后关头能为他守身而感动。不管怎么样,昨晚珺梅和父亲有了巨大的突破,两人都知道了彼此对对方的欲望,他的计划无意中向前迈了一大步,也同时向着好的方向去发展。
  能够替他解决珺梅的性欲望,不让她对外人出轨;又能解决父亲的性欲望,让他失去爱人后能解决晚年的幸福。像妻子珺梅所说的,只要瞒着他,不让他知道,他俩所做的一切,对这个家来说还是有好处的,至少是利大于弊。对于珺梅和父亲说要对他隐瞒,他并没有感到什么不满,或许珺梅对他的隐瞒也是一个「善意的谎言」?

  吸完烟后,白颖明继续的看着视频。妻子珺梅去卫生间洗完澡后,回到卧室,看着布满精液充满旖旎的床单发呆。过了一会后,珺梅在柜子中找出了一张崭新的床单,慢慢的把已经沾满两人爱液的床单换了下来。珺梅的动作很慢,手指也在微微的颤抖,只是在换的过程中,他发现有一些水滴从珺梅被头发遮盖的脸庞上滴落下来。高潮过后,清醒的头脑让珺梅意识到,自己还是被欲望所控制,做出了对不起他的事情,虽然最后保住了最后的清白。但是内心的愧疚和自责,还是让她无声的哭泣了起来。

  妻子珺梅的眼泪还在一滴滴的滴在旧床单上,正常需要几分钟就可以换好的床单,珺梅却足足用了十几分钟。换好床单后,珺梅抽出纸巾坐在床边开始哭泣,眼泪似乎怎么止都止不住。随着哭泣,珺梅的双肩微微的颤抖着。

  第105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7)

  看着视频中珺梅的伤心,他的内心也伤心难过了起来。他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?他用手抚摸着屏幕,想去为珺梅抹去伤心的眼泪,只是这一切是徒劳的。
  哭泣了一会后,妻子珺梅已经哭得红肿的双眼看向了他俩床头的婚纱照。珺梅慢慢的站起来,一只手拿着纸巾捂着嘴哭泣,另一只手爱恋的抚摸着婚纱照中的他,那种眼神充满了愧疚、自责、深情、爱恋。看到这里,他开始担心,珺梅会不会过不去心中的那道坎而想不开呢?如果珺梅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幸,那么他会懊悔一辈子。

  妻子珺梅抚摸着他的照片还在哭泣,只是照片中的他无法去为她抚去那些伤心的泪滴。或许是哭累了,珺梅慢慢的躺在了新床单上,侧身转向床里,用手抚摸着床的另一半,那是他在家睡觉时躺的位置。珺梅静静的抚摸着他曾经躺过的地方,沾满泪珠的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,他知道她此时一定非常的想念他。在对他的深深爱恋和思念中,珺梅慢慢的睡了过去,脸上还沾着眼泪,即使睡着了,还在睡梦中隐隐抽泣几下,看着珺梅的模样,他的心突然发觉很痛,恨不得立刻起身返回家中去安慰受伤的妻子。

  卧室中的父亲白老大,也在床上翻来覆去,紧闭着双眼,时而的发出重重的叹息声,偶尔还会坐起来,把脸伏在自己的膝盖上,用双手狠狠的揪着自己的白发,表情充满了痛苦。这一夜,不平静……

  白颖明把录像的时间定格在了珺梅早上醒来的时间。珺梅起床后,情绪还是比较低落,按照以往的规律进行洗漱和化妆。完成这一切后,珺梅拿起了手机,似乎在找着什么,只是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后,珺梅又迟疑了,紧咬着下唇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,手指按在绿色拨出键上,迟迟不按下。他知道,此时她一定是要给他打电话,只是她犹豫了。迟疑了好久,珺梅放下了手机,用双手紧捂着脸颊,此时可以看出她还没有从昨晚的痛苦中解脱出来。最终珺梅深吸了一口气,把手机放到包里走出了卧室,在门口穿鞋的时候,珺梅把目光看向了父亲的卧室。那种目光带着逃避、纠结、挣扎、迷离,似乎还带着隐隐的迷恋,那是一种复杂的眼神,是一种叫人永远也捉摸不透的眼神。最后,珺梅出门上班去了。

  而按照以往,每天早上起来和珺梅打招呼看孙女的父亲,今天早上却没有走出卧室,敏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抱进了卧室里。或许此时他还无法面对珺梅,面对自己的儿媳。此时卧室中的父亲并没有睡觉,而是搂着敏敏,双眼一直盯着自己的房门。那种眼神充满自责、渴望、逃避、急切,似乎要穿过房门看到外面的珺梅。听到珺梅出门的声音后,父亲松了一口气,慢慢的起身走出了卧室,只是他的背影更加的蹒跚了。

 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间,正常珺梅下午5点就会走进家门,但是他把时间定格在了5点钟,珺梅还是没有回家。他心里奇怪,难道珺梅去了其他什么地方?而在客厅既焦急又害怕面对的父亲,不断看向墙上的时钟,似乎也在奇怪珺梅此时为什么还不回来。时间一点点的过着,当时钟定格在了5点40分的时候,房门终于发出了钥匙开锁的声音。坐在电脑前的白颖明,还有录像中坐在客厅的父亲白老大,都把目光看向了那道即将打开的房门。此时的父亲突然身体微微颤抖,显得非常的紧张。

  门开了,穿着一身翠绿色长裙的珺梅慢慢的走进来,在看到珺梅进门后,父亲白老大突然把头转向了另一边,假装看着孙女,并用手轻轻的拍着他,只是此刻颤抖的肩膀和双手显示出他的紧张。珺梅进门后,低下头脱下自己的高跟凉鞋,这个过程珺梅一直没有抬头看向父亲。此时二人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的面对对方,珺梅脱掉凉鞋后,把包放在了鞋柜上,用余光微微扫了一眼父亲后,就匆匆的要回到自己的卧室,或许她特别怕和父亲单独处在客厅之中,他相信这个时候,父亲也一定仔细关注着珺梅的一举一动。

  按照以往进门珺梅都会向父亲打招呼,父亲也会抱起敏敏迎接珺梅,但是今天两人出奇的平静,似乎谁都不敢和对方说第一句话。

  当珺梅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,珺梅突然停住了,她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,浅浅的呼吸了几下。

  「爸,敏敏睡了之后,给我做点炸酱面吧,我今天好累,就不下厨了。好久没有吃你做的炸酱面了。」珺梅平复了内心后,突然和父亲轻轻的说道,这句话说的很平静,就像以前一样。只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珺梅的脸始终面对着房门,没有看向父亲。说完这句话后,珺梅就进入了房间,那种速度就像是逃跑一样。
  突然听到珺梅说话,父亲白老大赶紧转过头看着珺梅。听完珺梅的话后,父亲看着珺梅已经进入卧室后被关闭的房门,愣了好一会后,露了一丝欣慰的笑容,那种笑容带着一丝解脱、放松、幸福、安慰。他赶紧把敏敏放进了婴儿床上,小跑着到厨房去做珺梅最爱吃的炸酱面。父亲知道,珺梅说这句话代表着她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而厌恶他这个公公,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对待着他这个公公,那句简短的话语,何尝不代表着一丝「和解」与肯定。此时的父亲,感觉到的是幸福。
  卧室中的珺梅,背靠着墙壁,胸口急促的起伏,脸色微红,透露着她的紧张。
  刚刚她打破平静,主动和父亲说话,她付出了巨大的勇气。此时,听到父亲在厨房忙碌做饭的声音,她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放松,同时也带着一丝甜蜜的幸福……

  平复下刚刚紧张的内心后,背靠着墙面的妻子珺梅不经意间又看到了床头柜上的婚纱照。妻子珺梅静静的看着他俩的婚纱照,看的是那么的入神,渐渐的她眼中溅起了水雾,慢慢的走到婚纱照前,用手轻轻的抚摸着。或许是睹物思情,妻子珺梅拿起了手机,深深的喘了几口气,让自己的呼吸平缓,慢慢的拨通了白颖明的电话,之后就有了那个不正常的电话。

  看到这里,白颖明终于知道妻子珺梅今晚给他电话的时候,那奇怪的语气和哭泣从何而来,相信每当她想起他的时候,她内心的愧疚就会被重新燃起,尤其看着照片中的他和听着他的声音。

  「珺梅,吃饭了。」正当妻子珺梅和他通电话的时候,父亲白老大突然推门而进。妻子珺梅看到父亲进来后,一紧张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。当时和妻子珺梅通话的时候白颖明还奇怪,为什么他在电话吻完之后,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,妻子珺梅突然把电话就挂断了,原来是被父亲突然打断的。或许他当时把电话从耳朵拿开对着电话语音口给妻子珺梅飞吻,他没有听到当时电话里的开门声和父亲的说话声。想到了这里,一切的真相都知晓了。

  妻子珺梅匆匆的挂断电话之后,转过身子用手轻轻的擦擦眼泪,之后回身和父亲走出了卧室。来到了客厅,妻子珺梅和父亲很安静的吃着炸酱面,彼此都没有说话,只有吃面条的「秃噜秃噜」声,只是此时吃饭的父亲偶尔看着妻子珺梅,似乎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「珺梅,昨晚的事情,爸很对不起你,昨晚我是喝醉了酒,做错了事情,不要往心里去,就当是一场梦吧,以后爸不会再那样了。」吃了一会,父亲白老大突然放下了碗筷,轻声的对珺梅说着。

  「爸,你怎么了?我没有怪你啊,昨晚咱不是说了么?你不要多想,其实我和颖明以前都忽略了你的感受,也不知道婆婆没了之后,你的生活会那么苦,我没有怪你,以后只要你需要,我还可以帮你。」听到父亲的话后,妻子珺梅突然显得有些慌乱,愣了愣神之后,也放下碗筷慢慢的劝说着父亲。

  「今天白天我想了很久,趁着大错没有铸成,现在还来得及。而且刚刚我去卧室叫你吃饭,我看到你哭了,我的内心真的很不好受,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真的。」父亲白老大突然很伤感的诉说着,表情上的痛苦和内疚更深了,想来刚刚不经意间看到妻子珺梅的哭泣,让父亲所有的欲望一些子清醒了起来,他想到了儿子白颖明,想到了这个家,所以决定放弃昨晚的事情,一切回到从前。听到这里,白颖明坐在电脑突然紧张了起来。千万不要啊,那岂不是回到了原点,他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。

  第106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8)

  「好吧,爸,只要是感觉好就听你的,以后万一还有需要就和我说,好么?别再那个了,伤身。」听到父亲这些发自肺腑的话语,妻子珺梅的眼中不免的闪过一丝失望,但是也很肯定着父亲的决定,毕竟她的内心也觉得对不起丈夫。对于他们两人现在来说,鱼和熊掌,不能兼得,舍鱼而取熊掌。

  惨了,事情开始回转了,不行,白颖明要趁热打铁,千万不能让事情回到原点,他得想想其他的办法。

  吃完饭后,两人起身准备收拾桌子。但在洗碗的时候,妻子珺梅和父亲抢着去洗碗,抢着抢着,两个人的手不经意间又抓到了一起。抓到一起的时候,两个人的身体同时一颤,互相看着彼此,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。过了一会,在妻子珺梅渐渐羞红的面色中,父亲最先松开了手,尴尬了一会,收回的双手紧握着,似乎还在回味着妻子珺梅那娇嫩双手的美妙触感。

  「好吧,还是你去洗吧,我去看看敏敏。」父亲白老大转身回到客厅,在客厅看着电视哄着敏敏。妻子珺梅也缓过神来,匆匆的走进厨房去洗碗。妻子珺梅洗完碗筷后,没有像以前一样,回到卧室去上网,而是留在了客厅,就坐在父亲身边和父亲一起看着电视,偶尔还会和父亲讨论着电视里的情节,两个人嘻嘻哈哈,原本存在那些隔阂已经消失不见了。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现,两个人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有语言都和以前不一样了,似乎言语中多了一点暧昧,偶尔妻子珺梅被父亲白老大调笑,妻子珺梅还会用粉拳去敲打着父亲。通过昨晚的事情,两个人的情感相比以前更近一步,这些无形的变化一点点的在两个人之间发生着。一切的一切,都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  看到了这里,白颖明感到事情没有变得太坏,至少收获还是蛮丰硕的,只要他继续推波助澜,事情很可能会有转机。毕竟,事情已经有了开头,就回不到从前了。

  妻子珺梅和父亲白老大虽然都在内心里逃避着那件事情,但是已经发生了,已经在他们的内心生根发芽,即使他们再回避,也永远不可能回到以前了,因为潘朵拉的魔盒已经打开,一些突发的事情,往往就发生在不经意间。

  到了睡觉的时间,两人互相打招呼后就回到了各自的卧室。两个人现在说话的表情都非常自然,只是分别的之后,他们都没有注意到,两个人的眼中都有着一丝意犹未尽。妻子珺梅先回到了卧室。在床上躺了一会,妻子珺梅似乎睡不着觉,就下了床打开了电脑,她这次没有去浏览那些网页,而是又打开了那个论坛,简单的在论坛里看了几下之后,妻子珺梅就开始写起了日志。看到了这里,白颖明相信妻子珺梅会把昨晚和刚刚的事情在网上进行倾诉。妻子珺梅还在慢慢的写着,表情中有愧疚、困惑、自责、幸福、满足。坐在电脑前的他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夜间11点多了,他苦笑了一下,不知不觉已经看了这么久。他关闭了录像,打开了家里的实时监控,发现此时妻子珺梅和父亲都已经躺在了床上。

  虽然两个人都在床上躺着,但是两个人翻来覆去,似乎还没有从昨晚的事情中完全走出来,对于他俩来说,今晚或许还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画面中的实时监控还在继续着,只是两个人还是安静的躺在床上,看来今晚是不会有什么进展了,毕竟两个人在饭桌上都已经谈开了。

  唉,点燃一支烟,白颖明陷入了沉思。妻子珺梅和父亲白老大虽然都彼此产生了欲望,但是他和家庭,成了他俩最大的绊脚石,使他们不敢再踏出那一步,虽然他着急和失望,但这何尝又不是人之常情。如果两个人真的什么不顾,现在就发生了彻底的性关系,那他不免就会对妻子珺梅和父亲失望了,因为以他对他们的了解,他们都是理智顾家的人,火候还没有到,生米是不会煮成熟饭的。
  这个时候,白颖明突然想起了妻子珺梅刚刚在监控里写的那篇日志,里面一定会有什么新的发现,或许他可以在妻子珺梅新写的日志里找到什么突破口。再次在实时监控中确认妻子珺梅关闭电脑后,他进入到了那个论坛,打开了妻子珺梅的账号。粉色百合,妻子珺梅的昵称没有修改。他没有心思去看其他的东西,直接进入到妻子珺梅的个人主页,找到了那篇日志,他急不可耐的点开了它……
  夜晚来的很快,还是那么的安静,要是每个夜晚都想现在的这个样子该有多好。只是昨晚的夜晚,却让我终身难忘。

  虽然一直以来,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内心,可是自己的生理需要已经让我欲罢不能。尤其是每天面对着公公,让我的需求和刺激与日俱增。自从那晚过后,公公带给我的快感,总是让我不断想起和回味。虽然那晚没有真正的插入,但是高潮来临时候的快感,却是让我久久不能忘怀。

  昨天夜里,我终于又体会到了那种刺激和快感,而且比上次还要强烈,那是一种幸福的疲惫。

  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的丈夫需要出差一个星期。老公在家的时候,每天看着老公的脸庞,都能一定程度上缓解下我内心的欲望,至少老公在我身边能让我保持清醒。想到老公走了,我要和公公单独呆在一起一个星期,我的内心即害怕又渴望。

  老公离家后,我经不住对老公的思念,经常给他打电话,我怕他穿的少着凉,怕他在外应酬喝酒伤身,怕他不按时吃药耽误病情……老公的身影一直在我的脑海中,让我工作都无法安静,心中慢慢都是老公的影子。只是晚上回到家后,看到公公,让我暂时的斩断了对老公的思念。只是老公的不在,和公公独处,让我内心又渐渐的悸动了起来。

  昨晚和公公吃完饭,我回到了卧室,当我将要把房门紧锁的时候,我突然想起了老公不在家,只要我和公公两个成人在家。由于内心的欲望和对于上次激情的怀念,我放弃了锁门的念头,心中在想着公公会不会趁着老公不在,晚上进入我的卧室突然占有我,我的内心即期盼又抗拒,那种复杂矛盾的思想让我平静。
  最后,我还是没有反锁房门,一切就由上天来决定吧,虽然我知道公公进入我房间的几率几乎为0。关灯上床后,我躺在床上怎么睡都睡不着,上次在公公卧室自慰的感觉不断在我的脑海中回荡,让我的下体瘙痒难耐。我内心期盼着公公会突然来到我的房间,我胡思乱想着。自己的生理欲望在幻想中被刺激到了最大。我开始在自己的卧室中自慰,只是这次自慰远远比不上和公公那次。

  时间一点点的过着,正在享受自慰的我,突然听到了公公走出卧室的声音,公公的脚步声离我的房门越来越近。虽然我知道,公公很可能是去卫生间,但是我的内心中不免的有一丝期盼,希望会有奇迹发生。慢慢的,公公的脚步声停在了我的门口。虽然我内心期盼着,但是我没有想到公公真的会来到我的房间。我紧张到了极点,而且不知所措。

  为了以防万一,我赶紧躺下装睡,并且侧躺着,把双腿屈起,或许这个姿势能让我有点安全感。我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内心,这个时候的我渐渐的没有了期盼,突然有了恐惧,害怕公公真的会进来。

  等了一会,当以为公公要回去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了门锁被打开的声音,我的内心猛地一震,我的呼吸突然都停止了。我紧闭着双眼,不敢让公公看出我的异样。怎么办?是起来询问公公让父亲停止,还是继续装睡?我的内心不断的犹豫和挣扎着,同时我的内心也很疑惑,难道公公真的喝多了?酒后乱性?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会走进我的房间,按照以往,这完全说不通啊,我无法理解。
  正在我疑问和犹豫中,我感觉到了公公掀起了我的睡裙,并用那苍老的手抚摸着我的臀部。那长满皱纹苍老的手,像是长满了老茧一样,带给我臀部强烈的刺激。但是此时的我由于紧张,并没有去感受着公公抚摸带给我的刺激,内心里只有紧张、恐惧、不解,我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所措。正在思考中的我,没有意识到时间的流逝。

  突然,一条温暖湿润的东西,贴到了我已经没有遮盖的臀部上,难道是公公的龟头?那个东西是那么的温暖,那么的湿润,我才知道那是公公的舌头。公公的舌头开始在我的臀部上一寸寸的舔弄着,偶尔公公还会吸吮亲吻几下,此时正在犹豫和思考中的我,被公公舔弄带来的强大刺激弄的迷失了。我放弃了思考,也放弃了想要起身拒绝公公的念头,刚刚自慰没有完成的欲望,被公公一点点的重新燃起。

  第107章:白颖明白老大和邬珺梅(29)

  那种感觉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,就连以前丈夫身体正常的时候,他都没有舔弄过我的臀部。我现在什么都不想,只想好好感受公公的舔弄和爱抚。

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正在感受臀部舒爽的我,突然感到公公的舌头离开了,那种刺激的感觉突然没有了。正当我意犹未尽的时候,我的私处突然被公公舔弄了起来,那种感觉无与伦比,丈夫以前从来没有为我做过,那种私处被舔弄的感觉,是我第一次感受到。被公公亲突然舔弄私处,那种强烈的快感差一点让我叫出声来,我很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,不要自己颤抖,不让自己呻吟,不让公公发现。

  慢慢的,我的下体流出了爱液,只是刚留出来就被公公舔食干净了。公公舔弄了好一会后,公公的嘴和舌头再一次离开了我的私处,那种强烈的刺激瞬间没有了,只留了那丝舒服的余韵。这个时候的我,突然没有了快感,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清醒了。公公接下来会做什么?他会不会拔下我的内裤,把他的那东西插进来?我该不该让他插进来呢?

  正在犹豫中的我,突然感觉到了一个浑圆粗壮的东西抵在了我的阴道口,仿佛马上要破体而入,我知道那是公公的阴茎。难道公公要隔着内裤摩擦我的私处?
  如果这种变相的摩擦能给我和公公带来快感,我内心还可以接受的,毕竟那不算是真正的做爱,我也没有做好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的准备和打算。

  今晚的事情发生的超乎我的预料,我还在懵懵懂懂之中。正在我还在猜测公公的打算的时候,我感觉到一只手勾住了我的内裤底部,那只手的手背甚至触碰到了我的阴唇。我蒙住了,他要干什么?难道他真的要扒开我的底裤插入么?应该是我猜错了,公公不会那么做的。我在内心安慰着自己,同时让自己保持镇定,不要露出马脚,如果露出马脚,被公公发觉,那我俩以后在家里如何相处?
  正当我暗暗祈祷的时候,勾住我内裤底部的手突然发力,我的阴部瞬间感受到了那只手发力的方向是向上,很明显,那是要把我的底裤拨开。那只龟头还紧紧的抵在我的阴道口,只要底裤一被拨开,那么他就可以毫无阻拦的趁虚而入。
  事情紧急,容不得我多想,趁着底裤没有被完全拨开,我顾及不了那么多。我条件反射般的坐了起来,用力的拨开了正在勾住我底裤的手,同时不受控制的喊出了一声「不要」……

  卧室中响起了我的惊叫声,正在欲望渐进的公公被我的惊叫吓了一跳。紧张的站在那,不知所措。而我也同时被自己突然的举动弄的无所适从,时间仿佛静止了,气氛压抑到了极致。

  还是我最先打破了平静,我想了好多的话语,可是最终问出的第一句话是「为什么?」因为这也是我心中的疑问,为什么公公会突然走进我的房间?我迫切的想知道答案。公公沉思了很久,欲言又止。只是接下来的答案却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原来那个夜晚,公公并没有酒醉熟睡,在过程行进到一般的时候,公公醒了过来并看到了一切。此时我很惊讶,我原以为公公没有发现那个夜晚的事情。
  突然知道公公原来知道一切,我感觉我的脸火辣辣的,我想去逃避和不承认,只是我无法找到借口和理由,只能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了。

  或许公公从压制的气氛中解脱了出来,他开始和我一点点的诉说。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我丈夫的性能力出现问题,结合我那晚在他身上自慰,所以他开始为我和家庭担心,再加上婆婆去世后,他的晚年性生活没有得到解决,加上酒精的刺激,他才会做出今晚冲动的举动。到了这里,我一切都明了。

  慢慢的,我被父亲那真挚的情感和话语所感动,我相信公公所说的一切都是真挚的。本来我和丈夫就没有给他什么晚年的幸福,而他一把年纪还在这个家去操劳担心。虽然现在好多了,丈夫公司的生意好起来了,两个姐姐都更富有,不过,丈夫小时候的家庭并不富裕,而且婆婆还得重病,那个时候是靠公公一个人把这个家撑了起来,而公公却始终没有倒下。这需要多么强大的毅力,即使到了现在,我们家仍然不能跟大姐二姐家相比,所以公公还是一门心思照顾我们家的,想到了这里,我突然感觉我和丈夫愧对公公,由于公公老泪纵横,让我的内心难过到了极致。尤其最后公公为了逃避今天的事情,要离开这个家的时候,我内心的情感终于压制不住了,我无法找出怪罪公公的理由。

  在公公转身要离开房间的的时候,我突然身体不受控制的拉住了公公,真的,那个时候仿佛是我身体的本能反应。想到刚刚公公老泪纵横的诉说,并用苍老的身躯为我道歉,我真的无法再去怪罪这个可怜的老人,我决定要为这个善良淳朴的老人做点什么。

  我开始给公公手淫,我想帮助他去发泄,也算能为他做点什么事情。渐渐的,公公已经软掉的阴茎重新勃起了,虽然已经见过一次,我还是被公公粗大的尺寸惊到了。或许是因为饮酒,人体的感官有所下降,我手都酸了,公公还是没有要射精的迹象。与此同时,我的欲望也越来越高,我不能只为公公一个人解决,我也要为自己解决一下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我前段时间在色情文章里面看到的一种双人自慰方式,那就是用腿给人自慰,同时能摩擦自己的阴部,在彼此不插入的情况下,这是最刺激也是最舒服的自慰方式。想到了这里,我突然心里痒痒的,下体越来越瘙痒,我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流水了。

  想到这里,我就躺下,按照小说里面所写的方法,慢慢的用爱液把双腿摸湿润,把公公的阴茎夹在中间。公公也不是太木讷的人,立刻心领神会,开始抽送起来。顿时,一种快感从我的下体传来,公公粗长的茎身和鸡蛋大小的龟头,在抽送的过程中摩擦我的下体,那种刺激比自己自慰大了无数倍。只是因为伦理和矜持,我一直压抑着不让自己呻吟出声,或许是我怕被公公取笑吧,或许此刻内心还是有些抗拒吧。

  正在我暗暗享受的时候,我突然看到床上有一双黑影慢慢的向我伸过来,我感觉奇怪,回头一看,原来是公公伸手要抓我的乳房。我内心突然涌出抗拒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抗拒公公摸我的乳房,按理说,下体都被公公亲了,摸摸乳房算什么呢?可是我身体的本能还是拒绝了公公,仔细回想下,自己还是想为丈夫保留另一份禁地,或许这样可以让我心里的负罪感减少一些。公公看到我的拒绝,也就放弃了。

  公公的抽送力量和幅度越来越大,强烈的刺激和快感终于让我压制不住自己的呻吟,我开始放开内心大声的呻吟,那种刺激和痛快的快感,让我感觉自己快要飞上蓝天,身子都飘飘然起来。那种刺激的感觉无法形容,公公的幅度越来越大,终于在公公的猛烈一顶后